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真相!歷史上的“八千湘女上天山”,這篇文章一次說清

民生周刊 2020-04-26 13:27:17


這兩天

某影評人的一條微博

把公眾拉回到67年前

……



幾乎每一年,“八千湘女上天山”的故事都會被拿出來做一番解讀。這一次,顯然該影評人的版本成功引發了輿論“恐慌”。



很快,大家發現,一邊輿論是各種謾罵寒心;另一邊,親歷者先后出面,辟謠者奔前跑后。



既然如此,我們干脆把歷史翻出來,不逃避、不粉飾,和所有謠言做一個徹底的了斷。


首先,我們逐一來為這個熱傳的微博劃重點。


1)平均年齡只有18歲、給當兵的“一人發一個老婆”?→ 強行婚配


2)這群少女,以為自己入伍是保衛建設邊疆,卻被強行嫁給老男人?→欺騙


3)多少女孩年紀輕輕客死他鄉?→下場凄慘


4)為了讓女性就范,無數殘忍的決策都會包裹著看似幸福、甜蜜、高尚的糖衣送到大家嘴邊?→誘騙


先說結論:“八千湘女上天山”這件事上,是存在值得反思的行為,但絕不包括以上四點。



“上天山”的不止八千湘女



回到歷史環境中去考慮歷史問題,這話很老套,但也最管用。


因為傳播總會不自覺地省去歷史的細枝末節,甚至反過來,只傳遞歷史的細枝末節。對于“八千湘女上天山”,遍地轉發的總是那張“沒有老婆安不了心,沒有兒子扎不下根”的報道截圖。



這句話是當年部隊干部戰士中流行的說法。1950年,毛澤東命令20萬駐疆戰士“把戰斗的武器保存起來,拿起生產建設的武器”,依靠屯墾來戍守邊陲。


那會兒剛剛解放的新疆百廢待興,可又地處偏遠,交通不發達。條件異常艱苦,但駐疆戰士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開荒需要爬犁,第四十九團十幾天就造出1400多架;耕地需要灌溉,駐疆部隊1年之內在天山南北修了32條水渠,總長1235公里……


可最讓人頭疼的,是官兵們的婚姻問題。


駐疆部隊里還傳著這樣的順口溜,“抗日戰爭打硬仗,南下北返餓肚腸,爛(南)泥灣里去開荒,勝利以后去新疆,成了光棍,丟了爹娘。”


盧一萍的紀實文學《八千湘女上天山》中提到,當時部隊下達了新指令,“家里有老婆的、訂了婚的,可以送來;家里既沒有結婚又沒有訂婚的,父母親戚能給你訂一個的也可以送來;路費等一切由公家負擔。”(序章第三節,《婚姻問題、婦女工作,是當時部隊的“熱門”話題》)



以上條件都不符合的,只能靠組織幫助解決了。


解放新疆后,為了尊重少數民族的風俗習慣,部隊明確規定:“漢族軍人不允許與少數民族婦女結婚。”可當時新疆的漢族人口一共才30萬。


50年代初,彭德懷視察新疆時,曾對官兵們說,“我們的屯墾事業要后繼有人,你們都打光棍了,誰來繼承我們的事業?我跟王胡子(王震)講了,叫他到內地招一批女兵來!”王震還真的去向毛澤東請示,組織內地女青年來新疆工作。毛和王都是湖南人,自然先想到動員湘妹子。


但進駐新疆的女兵,不止是湘妹子。


1951-1952年,大約8000多湘女進疆;后王震又從華東招了2000多部隊女護士、從山東征了3000名女兵;1954年,又從山東征了7000名女兵。到1954年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成立的時候,部隊中女性的比例增長到40%。


征女兵入新疆,大大平衡了男女比例,客觀上也能適當解決士兵們的婚姻問題。




女兵們沖著保衛新疆去的,卻被強嫁老干部?



我們來看看當年的征兵條件怎么寫的。


據環球人物的報道,當時王震給湖南省委書記黃克誠、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王首道寫信說:



?


“新疆人口稀少,配偶難找,部隊要屯墾戍邊,長期安家,不解決婚姻問題是不行的,今派熊晃同志去湖南,請你們大力協助,幫助招一批女青年,最低年齡18歲,初高中文化程度,未婚,有過婚史但已離婚的也行。家庭出身不管,把她們招來新疆,紡紗織布,繁衍人口,與我部隊將士同建繁榮富強的新疆。” (《歷史真相:王震當年是如何治理新疆的?》)




可盧一萍的書里是這么記載的:


?


王首道、黃克誠對新疆軍區招聘團的工作給予了大力支持,把營盤街的一棟樓撥出來做招聘團辦事處,還在《新湖南報》上不斷刊登消息報道,動員女青年參軍。因為報上只說到新疆后可以進俄文學校、可以當紡織女工,當拖拉機手,沒有提“婚配”的事,所以……(序章第三節,《婚姻問題、婦女工作,是當時部隊的“熱門”話題》)




很明顯能看出,王震信里的要求很明確,不存在任何欺瞞,問題出在《新湖南報》的征兵宣傳上。盧一萍書里采訪的諸多“湘女”也都提到自己是看到報上的這則報道決定去新疆的。


在當時的傳播條件下,一環錯足以造成巨大的問題。這群被報道鼓舞了的女兵,完全不了解新疆是什么情況,懷抱著美好向往就去了,到那兒發現,條件差得根本無法想象。很多人甚至半路上就反悔了,第一批入疆的女兵走了8個多月才到,因為要一邊走一邊修路。


但是,“女兵到了新疆才被告知要在這里扎根,走不了了”,這絕對是一大誤傳。


據《八千湘女上天山》一書的記錄,湘女蘇明婕是這么說的:


?


當時對我們這些女兵的要求并不嚴格,自己后悔了要回去,人家也不阻攔(第一章第五節,《蘇明婕:我當了逃兵》)




這些女兵來到新疆后,也真正加入到建設隊伍里,騎兵團、學校、文工團、拖拉機廠、醫院等等,她們為新疆的開墾和文化生活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那時候嫁給軍人,和現在嫁給EXO沒啥差別。”微博網友@陳猿猿李獅獅 的這句話,聽得人啞然失笑。細想一下,倒又覺得有幾分道理。為什么這么說?



首先,軍人的社會地位很高。

軍人在當時的婚配“市場”上,本來也是被追捧的對象。駐疆戰士因為特殊時期,不能離開新疆,沒機會去找對象。

同樣在盧一萍的《八千湘女上天山》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七師離休干部王茂杰講了他的老連長的一段故事。

進軍西北時,老連長已45歲,已是團級干部了,到了甘肅張掖,他又說,仗算是快打完了,新疆的國民黨軍隊如不起義,也經不了幾仗就會完蛋。我是該找個老婆了吧?


我們當時剛好住在一戶地主家,他家有個丫環。我就問她愿不愿意嫁給解放軍。那丫環是窮人家的孩子,很崇拜解放軍,就高興地同意了。我提醒她,你要嫁的解放軍是團級干部,參加過長征,打過日本鬼子,一直在革命,所以年齡有一些大,你可要想好。


她一聽激動地對我說:“我一個丫環能嫁一個團級干部,一定是祖墳冒青煙了。”(序章第二節,《王茂杰:一個戰士對王震說,你要給我們解決老婆的問題》)


其次,軍人的生活條件相對較好。

1955年前后,中國部隊軍官待遇真不低。建國前后,軍人已經享有津貼,以卷煙、煙葉、豬肉、白布或是現金的方式支付。直到1954年,國防部頒發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薪金、津貼暫行辦法》,廢止了供給制,實行薪金制。

在此期間,國家還數次增加了軍人津貼。到三年困難時期,軍人薪金才降下來。《風雨六十年》的作者濮汝賢曾回憶說,中國的軍官待遇到了1990年也就是1955年的基本水平。而他本人,1980年的月薪才僅僅是1955年的76%。

除此之外,1955年之前,按供給制來說,軍官家屬如果沒有工作可以領取生活費。生了孩子每月有補貼,還另有每月20元的保姆費。

盧一萍的書里也提到,1950年女兵加入新疆軍區文工團后也有優待,把軍屬證寄給母親,每年可以憑此去居委會領一袋米、兩斤肉。



本無惡意,但方法“簡單粗暴”



對駐疆部隊來說,招這么多女兵本意就是為了能解決婚姻問題(只是報紙宣傳時,有意無意沒提這一點)盧一萍書里提到的數十位湘女,幾乎都被組織牽過線搭過橋。這種形式,大致相當于今天的聯誼。


結果也是既有婚姻幸福的,也有遇人不淑的。


還有一個姓聶的工程團團長,強迫一個湘女與他結婚,湘女不同意,他就提著駁殼槍威脅。那女兵就告到了王震那里,王震處分了那團長,讓他到湖南去,找到了老婆再回來。他果然在長沙找了個對象,是高中畢業生,既能干,又漂亮。他們很快結了婚,結婚后,就給王震報告,要求再回新疆來。王震又把他調回來了。


但不可否認的是,當時采取的方式太過簡單粗暴。


1950年,新中國第一部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剛剛公布施行。“自由戀愛,自由婚配”的觀念還不夠深入人心。


文化程度稍高的女兵們雖然向往“自由戀愛”,躍躍欲試,但架不住組織的各種施壓。組織不斷地勸說女兵,施加心理壓力;有些部隊會為難堅決不同意的女兵,比如從團部下調到山里;還有的部隊會瞞著女兵舉辦婚禮,女兵到場才知道自己是新娘。


這樣的方式結合的夫妻,很多后來仍在一起生活,也有的先結婚后戀愛。但對女方來說,總會有些難以釋懷。



不過,駐地不同情況也不一。2009年,進疆湘女李明在接受網易采訪時提到:


?


意志力薄弱點的,領導談過幾次話后就同意了。我是自己比較堅持,組織上介紹了三個,我都沒有同意,所以才有后面的自由戀愛。但是也迫于組織的壓力,談了5年才結婚。多數女兵都像我一樣抗爭過,知識文化高點的,都比較任性點,組織上還是本著自愿的原則,沒有強求。




“八千湘女上天山”雖有不妥,卻是不得已為之,絕對不是以訛傳訛的那種惡劣事件。并且,這只發生在新疆剛剛解放的一個特殊時期,到50年代末,就變成“駐疆官兵下天山”了。

據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消息,50年代末,王震給軍墾官兵下了一道奇特的命令:每人帶兩個月的糧票和布票,放兩個月假,回內地老家找老婆,找不到的算沒完成任務。

所以王震晚年才說:


?


我平生下過的命令無數道,但我最滿意的就是這一道。




所以,那些自以為掌握了背后“真相”的人,不好意思,你們錯了,這就是一個女兵墾荒的豪邁壯舉。




------

來源:觀察者網、共青團中央

責任編輯:劉燁燁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白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