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他從天山來 生活在鎮平石佛寺的賣玉人

尋天下寶 2020-04-26 13:59:04





南陽鎮平縣石佛寺鎮是全國最大的玉石集散地。十幾年前,大批新疆維吾爾族人帶著和田玉來到石佛寺,使這里有了異域風情。因玉結緣,也成就了民族融合的“鎮平范本”。

鎮平,石佛寺。中國最大的玉石集散地。每天十萬人在此流動。

有了玉,就來了無數客商。和田玉,人稱玉石之王,于是,從昆侖山脈,能歌善舞的維吾爾人,帶著玉石,到中原古鎮,使這里有了異域風情。

每周一,升國旗,這是鎮上一千多維吾爾人莊嚴的時刻,看著藍天下的五星紅旗,他們很自豪。“今天我們參加升國旗活動,我們在這生活越來越好,我們很高興,祝福祖國,我們愛我們的祖國。”

維吾爾族同胞在練習唱國歌

最初是2004年,石佛寺上,來了和田賣玉人,以后,和田、喀什、庫車、阿克蘇,這些阿凡提的老鄉們先后落腳中原古鎮,一晃十幾年過去,他們在這里生根發芽。




十幾度花開花落,維吾爾族老鄉當年來時帶著孩子,在石佛寺讀書,而今,石佛寺小學依舊是朗朗書聲,而當年的孩子也有了孩子。她叫祖力呼瑪爾,頭發染得漂亮,今天帶著孩子,送到她當年讀過書的地方:“我們新疆人有一句話,老師不嚴肅的話孩子學不了啥 東西,我那個時候我爸把我送到學校跟我說的一樣的話。”呼瑪爾11歲從吐魯番到石佛寺,如今有了兩個孩子,面對學校老師,祖力呼瑪爾不由的地說出當年父親對老師說過同樣的話:“我跟老師說了,你也教育我也教育,你抓緊我也查他的作業,這種情況我就放心了。”三代人,前有車,后有轍,對這里的學校有同樣的信任。呼瑪爾漢語學得好,在維吾爾族老鄉的圈子和自己家里,都挺自豪。“別人老公不能幫忙帶孩子,我的老公會幫忙看孩子,我的家庭跟別人不一樣。日子久了,呼瑪爾像個石佛寺的女子,在家挺有地位。”

古鎮上總有新故事,石佛寺小學四年級的如克亞,和呼瑪爾初來時一般大。如今,每個維吾爾學生都有一個漢族同學來幫助,如克亞的幫扶對子是漢族男孩王景文,“男:我語文最好。我一年級就跟她一班。女:一年級的時候就跟他一起玩兒,就是經常聊話,他到四年級都是班長。他的學習非常棒,我不知道的題,我問他,他告訴我,沒有他的幫忙的話,我的學習不能像現在這樣好的。男:她跟我一班,數學考96。女:然后我學習越來越好了。語文也好。”


維吾爾族女孩克亞與漢族男孩王景文

如克亞上課認真聽,下課就和漢族同學一起藏貓貓,玩抓人游戲。活潑的如克亞就像古鎮上飛來了一只快樂的小鳥。她喜歡石佛寺和身邊的老師同學:“我們跟漢族同學一起玩的時候,可以學到很多的漢字,可以學到很多的知識吧。男:她有時候不會的時候我教她漢語,她有時候,教我維吾爾語。”對如克亞的和王景文,石佛寺的日子有太多的快樂。


自打鎮上來了維吾爾族孩子,石佛寺小學就有了許多新挑戰。校長尚磊最早接到鎮政府通知:“要幫扶駐石佛寺鎮的維吾爾族群眾,鎮黨委政府一定要把學生最好安排在這個學校。”孩子來了,學校作難了。“溝通不了,就全靠手勢。后來陸續發現啥?來石佛寺比較早的新疆維吾爾族學生,他從幼兒階段就入咱漢族的幼兒園,他會說漢語,就從學前教育班找小翻譯,就溝通了。”

一切從溝通開始,為幫助這里的維吾爾族老鄉,政府做了大量工作,一批熟悉民族工作的干部陸續從新疆調來,學校配備了雙語教師。同時,鎮上成立了面對維吾爾族群眾的黨群服務中心和流動人口服務管理工作站。說起工作任務,鎮黨委副書記閆峰說: “三不愁四保障,第一個不愁是小孩上學不愁,第二個是生病就醫不愁,第三個是醫院溝通不愁,四保障第一個是就業有保障,住房有保障,出行有保障,合法的宗教活動有保障。”

2015年,石佛寺鎮建起漂亮的天下玉源小區,以低于市場價專供維吾爾族老鄉租住。鎮衛生院還建起醫療救助“綠色通道”,對維吾爾族老鄉實行一對一服務。同時,石佛寺鎮開通了新疆電視臺維吾爾語頻道,建起全省唯一的直達新疆、蘇州的鄉鎮一級客運站,方便維吾爾族老鄉往返新疆、蘇州等地進行玉石交易。于是,石佛寺來的維吾爾族老鄉越來越多,生意從賣玉,延伸到餐飲、住宿。

“我今天賣了兩千多塊錢的貨,昨天賣了八千。”

阿不力米提早先在路邊擺攤兒,2015年,政府專門給維吾爾族老鄉建了玉石市場,在這里,阿不力米提享受到了免稅政策。 “當地政府對我們很好的。來到這里掙錢的也不少。家里我買了好幾輛車,買了幾群羊,還在和田那邊兒,我爸爸那里,開發了200畝地,和田蓋了房子,那都是我掙的錢。”石佛寺是阿不力米提的風水寶地,他把掙來的錢,驕傲地寄回和田老家。而在中原的日子里,他最喜歡結交漢族朋友。

阿不力米提:“好好好,還有幾天能回來?我一個禮拜。”

阿卜力米提和董曉紅的丈夫是最好的朋友,7年前,阿卜力米提從和田來到石佛寺,不久就碰到了難事兒。“一零年大兒子有病,還是他帶過去看病了,他幫我很不少……”董曉紅和她丈夫都是古道熱腸,維吾爾族朋友遠道而來,無論有啥難處,他們都傾力幫助。“畢竟咱是這邊的主人,人家到這邊都是客人了,有需要的話,就幫忙。”

在石佛寺,阿卜力米很為這個朋友而自豪。漢族朋友一進貨,阿卜力米提總是跑前跑后幫忙張羅。“我們年齡都差不多,一起去吃飯,一起去買衣服,我們都是朋友。維吾爾話,阿達西,漢話就是朋友的意思。我也叫他阿達西。”


這位叫買買提,自打來到石佛寺,一邊做生意,一邊學漢語。買買提最喜歡交漢族的朋友。“我們的庫爾邦節來了,他們都來家里,我請客的。我的漢族朋友太多了,這是北京的美女……”買買提的朋友圈里,有許多漢族朋友,買買提把這幾年在石佛寺的經歷、感受寫成詩,也發到朋友圈里,遇到講普通話的人,就拿出來練練招兒,過幾天,他們的小區要演節目,買買提堅決要求上臺朗誦這首詩:“我讀你聽,看對不對?四周高樓大廈拔地而起。學校、醫院、商場,他們在交相輝映……一切都在變,變得更高,更快,更有特色了,我愛我的祖國。”在中原,他深切地感受著身邊的變化,感受著祖國一詞的含義。

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漸漸地,維吾爾族老鄉的日子過好了,就想回報石佛寺。在漂亮的玉源小區,一個醒目的光榮榜,展示著一群維吾爾族朋友的笑容,每一個笑容后面,閆峰都能講出一串動人的故事:

鎮平縣石佛寺鎮副書記閆峰

“這個是他無意中發現我們有一個教學點,一個老師四個小孩,他自己跑去給那學校房子刷刷,買了熱水器又買了書包這些;過節了,民族節日,他給他們喊到家里吃點飯;這些都是,全部都是實實在在做的。”這種熱情,也感動著閆峰和他的伙伴。一天,一個維吾爾族朋友找到閆峰,說要給貧困戶捐款,接著,又有維吾爾族小伙找來,愿為石佛寺出份力,閆峰的心頭一熱,“就近給你領到非常困難的家庭,他們也會有交流的感覺。他們之前跟我說過,你看有哪些需要幫助的,你跟我們家里面說一下,我們愿意做這個善心。”三個月間,熱情慷慨的維吾爾族老鄉為當地貧困戶捐款17萬多。

阿布都拉?買提卡司木夫婦就是最早捐款的人“老公我們一起捐的,我們商量,我們的錢夠花就夠了,錢多一點的話,給人家幫忙也可以嘛。我們都是一家人。”看到這里有一個孤兒考上大學,善良的夫婦一商量,又把錢寄過去: “不心疼,我們還高興,睡覺也還好,我們幫幫忙,他們高興我們就高興。”

阿布都拉

阿布都拉的生意好,捐助一次又一次,當她親手把錢塞到孤寡老人手中,當漢族和維吾爾族人的手握在一起時,就感覺著心也連在了一起。后來,一位在電視里常見的中央領導來到店里,聽他們的生活狀況,夸他們心地善良。夫婦倆這天高興極了,趕快把照片寄回老家, “家里放了一個,我媽媽家放了一個。爸爸媽媽他們太高興了,他們也是面子大了嘛,哎呦他們的孩子,國家領導見了嘛。”

石佛寺鎮黨委副書記閆峰也很高興,工作中,他看著這民族之間點點滴滴的變化與交融: “交流交往交融,先交往,再交流,其實我們現在就是。”

工作站站長陸茂鵬

從新疆來的工作站站長陸茂鵬,到內地工作是頭一回,一到任,陸茂鵬就挨家串門拉家常,盤坐在毯子上喝茶聊天,推心置腹。漢族、維族,無論大小節假日,他帶著工作站的全體同志,走訪慰問到每個維吾爾家庭。“我就是挑水,阿,一邊挑著新疆,一邊挑著河南,所以他們所有事會找到我,從工作角度來講為了工作,從老百姓角度來講他們對我有親熱。”陸茂鵬管的事很多,人來人往,家長里短,組織唱歌演節目,還帶著維族老鄉游歷大好河山:“去了丹江口,南水北調的源頭。他們說這么遠能引到北京嘛?!他們唱國歌,唱得帶勁得很,特別高興。他們感覺到我們國家都是一個地方。”

來自庫車的艾斯科,在鎮上開了個新疆餐館,這幾年生意越來越好。有時候也會想想老家:“老家,就是氣候不一樣,但是飄揚的一個國旗。”


天下玉源小區中心廣場,每周,維吾爾族老鄉們都升國旗、唱國歌。五星紅旗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希望:如克亞和一對一幫扶的王景文的理想很有默契,都是希望在這里當老師。

上了中學的依布已經會說一口地道的鎮平話,他的夢想很獨特:“我想當翻譯家,幫助別人消除語言障礙。”

祖力呼瑪爾、阿卜力米提都盼著孩子們快點長大:“孩子說自己想當醫生,讓他好好學習,將來就好。”阿卜力米提:“都希望孩子們學習好,他們學習好了以后上大學,他們生活幸福一點。”


看著藍天下的五星紅旗,閆峰和陸茂鵬更有一種由衷的自豪:“那是我們心中的旗幟,要從點點滴滴的讓所有人感受到大家庭的溫暖,不管是漢族維族我們都是一家人。”

鎮平,石佛寺,每天十萬客商云集于此。一千多來自昆侖山脈的維吾爾人漸漸地融入這中原古鎮,為當地發展增添著新的活力與色彩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白小姐